竟能逆势收获470%涨幅!龟速前行的行业,这公司啥情况?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0-05 14:44

竟能逆势收获470%涨幅!龟速前行的行业,这公司啥情况?

2018-10-05 14:00来源:格隆汇技术/公司/利率

原标题:竟能逆势收获470%涨幅!龟速前行的行业,这公司啥情况?

作者:优塾团队

来源:并购优塾

我们之前研究过很多医药细分领域,普遍都是高速增长的赛道,而今天,我们要研究的这家公司,他所在的行业增速,用“龟速”来形容都不足为过。

这个行业,全球2008-2014年的六年复合增速,仅为0.9%。

看到这个增速,你肯定要说:我去,大A股“唯增速是图”的投资逻辑下,这种破烂行业,还有什么好研究的?但是,不好意思,在这个龟速增长的领域,国内的一家龙头企业,其股价画风,竟然是这样的:

从2015年10月6日,到2018年6月14日,股价从1.64元涨到了9.41元,区间涨幅高达474%。

(图1:股价图,单位:港元,来源:choice)

这,是在港股,它的名字叫石四药集团(2005.HK),主营大输液产品。

到底是什么样的业绩,能支撑这样的暴涨?

基础数据方面——2015-2017年,其营业收入分别为22.22亿港元、23.61亿港元、30.76亿港元(折合人民币18.61亿元、21.12亿元、25.7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03亿港元、4.9亿港元、6.64亿港元(折合人民币3.38亿元、4.39亿元、5.55亿元);经营活动现金流分别为5.63亿港元、6.86亿港元、5.52亿港元(折合人民币4.71亿港元、6.14亿港元、4.62亿港元)。

盈利能力方面——毛利率分别为47.24%、51.56%、58.74%;净利率分别为18.16%、20.76%、21.57%;3年营收复合增长率为18%,3年净利润复合增长率28%。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它的营收年复合增速为18%,远远高于行业增速。

大输液,从产业研究来看,是整个医疗行业最为特殊的领域之一。这个赛道的逻辑,不同于以往我们研究的其他医药领域,决定这个领域收入规模大小的,并不是它的药品研发能力,而是在于两个字:产能。

它的逻辑,根本不像是医药公司,反倒和化工行业有点类似,拼产能、拼成本、拼规模,之前我们研究过的新和成、万华化学、金禾实业,都是这种产能驱动型企业。

好,看到这里,问题来了:

1)大输液行业,背后的投资逻辑和产业格局,到底是怎样的?石四药,并非行业老大,却是如何在行业增速极低的情况下,取得远高于同业的增速?

2)对标国外巨头,国内大输液行业的核心护城河是什么,未来的演变路径又是什么?

3)这个领域,关键的财务密码到底看什么?本案,核心业绩驱动力是什么,未来的想象空间还有多大?

今天,我们就以石四药这个案例入手,来研究一下大输液行业的研究逻辑,以及财务特征。

— 01 —

国外,有多慢

大输液(LVP),也叫大容量注射液,通常是指容量大于等于50ml,并直接由静脉滴注输入体内的液体灭菌制剂。

静脉输液,创始于1656年。伦敦的Christopher Wren教授,将药物用羽毛管为针头注入狗的静脉内,开创了静脉输液的先河,后人因此把他称为“输液之父”。

1832年,英格兰爆发霍乱,Thomas Latta教授和他的助手,把大量煮开的盐水注射给霍乱病患者,奠定了人体静脉输液治疗模式的基础,这也是基础性输液的开端。

真正意义上的大输液生产,始于20世纪30年代。

注意,不同于其他医疗细分领域的更新迭代,大输液的迭代是从两条路径同时进行的:一是,包装形式;二是,临床用途。

包装形式的技术迭代通过:开放式输液系统(第一代)→半开放式输液系统(第二代)→全密闭式输液系统(第三代)。

第一代材料是玻璃,第二代材料是塑料,而第三材料是非PVC和塑料。

(图2:产品图,来源:百度文库,过客617)

临床用途的技术迭代,则是如下的链条:

基础性输液(葡萄糖输液、氯化钠输液等)→血容量扩张用输液(右旋糖酐输液、羟乙基淀粉输液等)→透析造影用输液(泛影葡安、碘海醇注射液等)→治疗性输液(替硝唑输液、氧氟沙星输液等)→营养性输液(氨基酸输液、脂肪乳输液、碳水化合物输液等)。

关于包装形式的更迭,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由一家美股公司发明的,它叫做:百特国际(美股代码BAX)。它自1981年以来,股价的月线图画风,如下:

(图3:百特国际股价,单位:美元,来源:Wind)

1931年,美国百特公司(baxter)研制出世界上第一批玻璃瓶装大输液产品,并获得成功。这就是第一代静脉输液产品。这种玻璃瓶随后在大输液领域占据重要的地位。时至今日,我国仍以玻璃瓶为主。

而后,伴随着其临床用的大输液用途不同,这家公司又相继研发出了多种包装形式,比如:

1940年左右,它在血制品领域,实现了血浆分离和长时间保存技术,使血液产品第一次具有实用价值。

1956年,它在尿毒症等肾病治疗领域,首次制成了“人工肾”,也称“肾透析”,用于代替肾脏净化血液。

由于玻璃瓶在运输过程中易碎,而且由于它不是完全密闭的,所以很容易和空气接触造成污染。因此,1976年,百特又推出PVC软袋大输液PP塑瓶大输液。优势在于降低生产和运输成本,提高运输效率。

不过,伴随着在大输液治疗领域的竞争,百特开始遇到竞争者,另一个重要玩家:费森尤斯,这家公司,总部位于德国巴登洪堡,创立于1912年,位列世界500强。

由于输液时经常需要将药剂与基础溶液混合后注入人体内,但这往往会造成一定程度的污染。因此,1984年,费森尤斯公司发明了一种两室的氨基酸输袋——“Aminomix”,这种输液袋在使用时只需要将中间的间隔打开,就可以在密闭的环境下混合两种药品。

20世纪80年代末,百特研制抗血友病因子,迈出治疗用药物大输液的第一步。

自1995年起,大输液包装材料的升级进程加速进行,竞争者也越来越多。

1995年,贝朗公司上市半硬瓶袋“COFLEC”;2000年,百特公司开发出三腔式肠外营养输液袋。2005年,百特公司、费森尤斯卡比和赫世睿公司(Hospira)几乎同时推出了非PVC大输液软袋。[2]

截至目前,非PVC软袋是第三代全密闭式输液系统,这也是目前在美国应用最广的一种包装形式,市占率达到90%。

(图3:各代输液优缺点对比,来源:优塾团队)

虽然,静脉给药可经血液循环迅速到达全身,起效快,也适合在抢救病人时,争取宝贵时间。但是,美国的医生不会随便给病人输液,一是避免病人产生抗药性;二是由于输液比较容易产生不良反应;三是会产生交叉感染;四是为了减少病人在用药时的疼痛。

其中第一条,是医生考虑最多的。因为,美国的大输液企业,多专注于高附加值的治疗、营养输液领域。比如,百特布局血液透析、肾透析领域,而它的竞争对手费森尤斯,则布局血液制品、麻醉剂领域布局。

但在中国,大输液的环境则截然不同,可以说还相当的低端。

— 02 —

国内,有多慢

现阶段,大输液的材质,还是以低端玻璃瓶和塑瓶为主,市场份额各占40%,而高端的非PVC软袋和直立软袋产品,合计只占20%。并且,从用药结构上看,也比较“落后”,多以基础大输液、抗生素等低端大输液为主,高端大输液产品较少。

回顾下我国大输液的发展历程:

自1944年,我国生产出了第一批青霉素后,我国抗生素行业迅速发展。只是那时候,输液的滴管在国内产量很少,而且质量也不过关,医生在大输液的选择上比较谨慎。

1960年代,由于部队的“全军大比武”,带动了注射技术的提高,大输液行业也随之迎来进一步发展。

于是,一直持续到2000年前,抗生素输液都是最常见的治疗手法。

本案的石四药,原本在1948年创建时,是做脱脂棉的。后来随着抗生素行业的快速发展,转型开始做抗生素和相关的大输液产品(1969年)。1997年,它与河北制药集团、石家庄第一制药、石家庄二药联合组建了中国制药。

只不过,1999年的石四药销售额仅为7000万元,而应收账款却高达5000多万元,而且坏账占比还很高。

与此同时,输液行业在2000年-2002年步入规范期。在这个行业,要想实现足够的产能,就需要足够多的设备和厂房,而这些固定资产的生产安全性,直接决定了药品的安全性。于是,国家对大输液生产企业实施了强制性GMP(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管理,加快洗牌。

面对流动资金严重不足、研发滞后、产品结构不合理等自身问题,石四药的董事长曲继广,做了两个重大决定:一是,于2001年,对石四药改制,从中国制药中脱离出来,完全实现民营化;二是集中精力,主攻质量。

在完成了企业改制后,曲继广意识到又一件重要的事——像百特国际一样,想要在这个领域赚钱,除了产能提升,还得要产品升级。

于是,改制后的第一年,石四药开始投资建设国际水准的输液高新技术产业园,落户了世界上第一条集洗、灌、封为一体的PP塑料瓶输液生产线。

非PVC软袋和塑瓶的毛利率较高,并且在应用上更加安全。因此,2005年,石四药又引进全封闭灌装机生产线,用于生产非PVC软袋和塑瓶,成为我国最早生产非PVC软袋的公司。

2007年,其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是抗生素(58%),大输液产品逐渐贡献了19%的收入。但此后,石四药的收入结构逐渐向大输液倾斜,并专注于非PVC软袋的生产。

由于大输液的生产需要大量的设备和厂房,因此,这些设备和厂房的安全性,决定了生产出的药品的安全性。于是,2011年,我国颁布《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2010年修订)》新版GMP规定,要求企业2013年底之前完成认证,进一步加速行业洗牌。

这一阶段的行业大洗牌,相当惨烈。

2013年底,由于GMP认证的原因,就有115家大输液厂商停产。并且,在2011年、2015年,先后出台了“限抗令”、“停止门诊输液的政策,整个行业从开始的300多家公司,洗牌到只剩下了30家(淘汰了90%)。

在这轮洗牌中,石四药一步步剥离原本的抗生素业务,开始只专注于大输液,且是非PVC等新一代的输液材料产品,由此积累了强大的产能壁垒,并逐渐进化成为行业龙头。

目前,石四药在大输液行业中,排名前三,市占率为12%,仅次于科伦药业(41%)、华润双鹤(14%)。

好,梳理完以上发展节点,估计聪明的你一定会冒出一个疑问:石四药明明只是行业老三,你怎么放着行业老大科伦药业不管不顾,反而研究老三呢?

带着这个问题,我们继续研究。

— 03 —

为什么是行业老三

对本案来说,梳理完以上节点,最重要的事是:发展高附加值产品,深耕更有发展潜力的包装材料。

石四药,成立于1999年,控股股东是董事长曲继广及中华药业(员工持股平台),持有石四药31.32%股份,第二大股东,就是科伦药业,持股17.02%。

(图4:股权结构,单位:%,来源:国信证券)

本案,主营业务为大输液产品,2017年贡献了90.5%的收入,和94%的毛利。

如果按照包装形式不同,可分为:非PVC软袋输液直立软袋输液塑瓶输液玻璃瓶输液

本案,非PVC软袋输液贡献的收入和毛利最高,分别为14.76亿港元、56%,其次是塑瓶(5.84亿港元、15%)、直立软袋(3.9亿港元、14%)、玻璃瓶(3.34亿港元、10%)。

并且,石四药的非PVC软袋,市占率国内最高,约为30%。

同时,按照输液的临床用途不同,本案以基础输液产品为主,占收入比重为61%。其次是营养输液(占比21%)、治疗输液(占比18%)。

(图5:收入构成,单位:%,来源:优塾团队)

(图6:毛利构成,单位:%,来源:优塾团队)

其上游为原料药和包装材料供应商,上游供应充足且供应商分散,石四药对上游的话语权较强;其下游终端客户为医院,采用直销和分销的方式,对下游话语权偏弱。

这门增长情况如何,来看数据:

(图7:营收及增长率,单位:亿港元/%,来源:优塾团队)

(图8:净利润及经营性现金流,单位:亿港元,来源:优塾团队)

注意,3年营收复合增长率为18%,3年净利润复合增长率28%。

并且,净利润增速高于营收增速,且特别是在2017年出现了大幅度提升,是因为产品结构的调整,高毛利的非PVC软袋的收入占比较高,且逐年上升。并且,产能利用率也从不断提升,目前,产能利用率已经从2017年的70%,上涨至今的81%

这说明,在下游需求没有发生明显增长的情况下, 它抢占了结构性升级换代的市场。

好,这个产业链更新换代的逻辑弄清楚后,我们再思考一下,哪些因素,对它的未来业绩最重要?

— 04 —

规模第一,对吗

答案是:建厂,产能。

2015-2017年,石四药的固定资产账面价值为26.94亿港元、23.93亿港元、25.49亿港元(折合人民币22.57亿元、21.41亿元、21.3亿元),固定资产占总资产的比重分别为54%、50%、43%。截至目前,其大输液的年产能约为16亿袋/瓶左右。

这一产能规模,在同行业中处于什么水平,来看对比:

科伦药业——2015-2017年,固定资产账面价值分别为60.39亿元、95.86亿元、110.65亿元;固定资产占总资产的比重分别为27%、41%、40%。产能约为48亿袋左右;

华润双鹤——2015-2017年,固定资产账面价值分别为22.32亿元、22.69亿元、23.29亿元;固定资产占总资产的比重分别为29%、28%、25%。产能约为21亿袋左右;

在中国,产能最大的自然是科伦了,可是如果我们再把视野放的更宽,和全球巨头比一比呢?

美股的百特国际(BAX)——2015-2017年,固定资产账面价值分别为43.86亿美元、42.89亿美元、45.8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284.81亿元、297.53亿元、299.79亿元),固定资产占总资产的比重分别为21%、28%、27%。

以上数据,与同行对比,石四药的固定资产占比最重,不过,在产能方面还是落后于科伦(老大)、双鹤(老二)。

目前,石四药共拥有17条生产线,其中非PVC软袋线8条、直立袋线3条、PP塑瓶线4条、玻璃瓶线2条。生产基地仅在石家庄一地,是全国最大单一工厂。

而科伦药业的生产基地散布在四川、湖南、湖北等14个地区;华润双鹤的生产基地散布在北京、安徽、湖北等10个地区;百特国际则遍布全球29个国家和地区。

分布地区越广,产能就越多,市占率越高,比如,科伦市占率为41%,双鹤市占率14%,百特市占率为全美的80%。

那么,值得思考的第一个问题来了:是否可以将“分布广——产能多——市占率高——行业龙头”串成一个逻辑,来印证这个行业的“规模致胜论”呢?

仔细思考一下,只能说,一半对,一半错。

说对,是因为,输液领域的初级阶段,主要集中在低附加值的氯化钠、葡萄糖等基础输液、或抗生素等低端治疗输液领域。正是以为附加值低,且技术门槛低,所以参与者很多,使得行业出现结构性的产能过剩(低端产品多、高端产品少),并且,全行业投入资本回报率都很低。

所以,想要在基础输液领域致胜,必须拼了命的扩产能,用极低成本血拼出道,让“规模效应”成为公司发展的重要护城河。产品价格降低到极限,老子成本低,还能赚钱,而你敢降到这样的价格,就得亏死。

这就是国内这个产业之前的竞争逻辑,也是石四药和科伦最大的差别。一个附加值高、产能小、利润高;一个附加值低、产能大、利润低。

接着,再思考第二个问题,从产能分布上看,科伦、双鹤、石四药的产能分布几乎很少有重叠。这是为啥?

这与下游医院的话语权有关,并且此处的逻辑和汽车零部件行业有些类似。

输液在医院日常用药中,属于消费量极大、消费频次极高的品种,一旦输液企业与医院达成合作,为了保证院方的输液用品的及时供应,会在供应链上狠下功夫,以保证全方位无死角的供应。因此,一旦有一方进入了某个省份区域,其他竞争者就会很难介入,通常会规避直面竞争,所以地区重合度低。

不信,你们看下图:

(图9:生产基地布局,来源:西南证券)

总之,低成本的竞争,只有规模强者才能生存,所以,2011年(行业洗牌的年份),中小输液企业纷纷倒闭,而巨头的毛利率却在洗牌中不断提升。这也再次印证了之前我们研究其他行业的逻辑,行业洗牌期,短期是利空,但长期对头部厂家一定更有利。(比如游戏行业,正在经历这样的时刻)

(图10:毛利率,单位:%,来源:优塾团队)

可是,这只是国内大输液领域的竞争情况,如果放眼全球,你会发现:全球输液龙头之间的竞争,已经升级到高阶阶段,对标的护城河不是“规模”,而是“技术”。

以百特为例。百特是全球最大的输液巨头,截至2016年,其在美国的市占率高达80%。[3]

其实这事挺怪异的——在美国这样的自由竞争市场,并且存在无数的全球制药巨头,居然这样的一家公司,能够在细分领域达到毫无争议的垄断地位。

其独领风骚的原因,在于技术取胜。其收入主要来源于肾透析类药品药物运输系统营养产品紧急治疗产品等。其中肾透析类药物占收入的比重最高,为33%。同时,它也是全球最大的腹膜透析设备生产商。

(图11:百特收入结构,单位:百万美元,来源:年报)

除了百特,其余巨头也从初期的规模化优势,转为技术优势。和百特类似,它的竞争者费森尤斯,也是从基础输液向治疗性输液产品转换的,主打血液透析输液。同时,它还是全球最大的血液透析设备生产商。

你看,这些巨头不仅仅在大输液领域有所成就,还横跨了医疗器械等技术含量高的医疗领域,所以,这才构成了一道“技术”护城河。

研究完以上这些,你应该能明白,为什么我们不研究行业老大科伦药业,反而去研究行业老三了吧?

— 05 —

未来增长,看什么

因为,这个行业的未来,总体增量已经有限,增长的核心就在于技术更新换代。谁技术更强,谁能获得增长。

的确,输液这件事本身,已经没多大增长空间。但是如果换个视角来看结构化机会,非PVC软袋、肾透析、血液透析,仍然是高速增长的领域。

目前,石四药约有180个在研品种,其中约50个品种处于等待CFDA最终审批阶段,多数在研品种为高毛利的产品,如治疗性输液产品、大容量软袋包装产品、口服化药等。

这些产品涉及呼吸系统、消化及代谢系统、神经系统、心血管系统、抗感染及基础输液(含透析、冲洗)等治疗领域。其中,占比最高的是口服制剂,占比37%,其次是注射制剂(26%)、原料药(18%)、冲洗液、透析液、吸入剂等高附加值的输液产品(13%)、药包材(6%)。

注意,有几款毛利率较高的治疗输液产品,氨溴索注射液(用于治疗急慢性呼吸道疾病)和醋酸钠林格注射液(用于治疗因创伤、手术或烧伤导致的失血)已获 CFDA 生产批件。

不仅如此,2018 年3月,石四药还采用Licence in的模式,与郑州大学就AND-9(治疗肝纤维化的口服创新化药)签署了技术合作开发协议。该药物研发的预付款和里程碑金额合计为 5,000万元,郑州大学在该药物上市后可获得 2%的销售提成。AND-9 目前处于临床前试验阶段。

在研发上,它一共花了这么多钱:

2015-2017年,研发成本分别为0.51亿港元、0.76亿港元、0.99亿港元(折合人民币0.44亿元、0.66亿元、0.86亿元);研发成本占收入的比分别为2.3%、3.22%、3.22%;研发投入回报率分别为2.73、1.94、9.41;未披露专利数量。

不过,一个需要注意的细节是,研发费用资本化的比率比较高,分别为24.64%、45.58%、48.05%。以往,一看到研发资本化比例高,往往就怕了。不过对本案可能是个例外,因为研发费用占比本身就低,即便把资本化刨除,对利润影响也不大。本案,研发资本化金额占净利润的比重分别为3.12%、7.07%、7.15%。

以上的研发数据,意味着什么,我们对比同行业公司看看:

科伦药业——2015-2017年,研发成本分别为4.98亿元、6.13亿元、8.46亿元;研发成本占收入的比分别为6.42%、7.16%、7.4%;研发投入回报率分别为-0.5、1.44、4.53;拥有2300余项专利。

科伦也有研发费用资本化,资本化比率分别为12.86%、10.72%、15.79%;研发资本化金额占净利润的比重分别为11.81%、10.58%、16.52%。

华润双鹤——2015-2017年,研发成本分别为1.89亿元、1.72亿元、2.46亿元;研发成本占收入的比分别为3.67%、3.12%、3.83%;研发投入回报率分别为5.45、2.23、4.4;未披露专利数量。

其研发费用资本化的比率,分别为23.73%、36.9%、38.22%;研发资本化金额占净利润的比重分别为6.62%、8.53%、10.66%。

百特国际(BAX)——2015-2017年,研发成本分别为6.03亿美元、6.47亿美元、6.17亿美元(折合人民币39.16亿元、44.88亿元、40.32亿元),研发成本占收入的比分别为6.05%、6.37%、5.84%;研发投入回报率分别为-6.65、0.31、0.67;未披露资本化比率和专利数量。

(图12:研发费用占收入的比,单位:%,来源:优塾团队)

通过对比,大输液行业的研发成本占比都不高,最高的科伦药业也仅为7.4%。并且资本化比例较高,其中石四药的研发费用资本化比例较高,达到48.05%(风险提示1:研发费用资本化比例)

另外,研发投入回报率(=营业收入增长率/研发占营收的比重比例)都有较大波动,除华润双鹤为下降趋势外,其他公司均在上升,其中石四药的研发投入回报率最高。

此外,我们顺带再看一件很重要的事:科伦药业的产品结构,以及在研管线。

科伦药业的收入结构中,有66.28%来自于大输液产品,包括基础性输液、营养输液、治疗类输液、血管扩容剂等,而其共有在研产品320余项,涉及抗肿瘤类、营养输液、心脑血管等领域。其中,有一款在研产品,肠外营养液,未来有望贡献近20亿的收入。

(图13:科伦药业在研管线,来源:年报)

好,研究到这里,这门生意的情况,以及未来增长逻辑已经厘清了:乍一看谁产能大谁牛逼,但细看发现未来还是技术第一,并且谁占据结构化更新换代的领域,谁增长就更快。

接下来,我们对比这个逻辑,看看整个行业的情况。

— 06 —

行业VS玩家

2014年,全球大输液市场消费259.93 亿袋/瓶,大输液消费量从2008-2014年复合增速为0.9%。

.(图14:全球大输液消费量,单位:亿瓶/袋,来源:国信证券)

国外的大输液行业市场较为成熟,集中度高,在美国,百特公司垄断了全美80%的输液市场。并且,国外公司以高附加值产品较多,如治疗、营养输液等。同时,包装以软袋为主,在美国软袋包装的市占率达到90%,余下10%为玻璃瓶。

而我国,2016年大输液行业消费量为100 亿瓶/袋左右。其中,国内玻璃瓶占比40%,塑瓶占比为40%,非PVC软袋和直立软袋市占率合计仅为20%(未来的增长空间,其实在这里)。

目前,我国98%的住院病人都使用输液产品为基本治疗手段,且我国医疗卫生机构病床数近三年复合增长率为6.9%,保守估计大输液产品将以2%的速度缓慢增长,到2021年,年消费量达到约110亿瓶/袋。

而考虑到人工成本和材料成本的提高,售价也将随之提高,预测大输液行业消费额将以平均5%的速度增长。

(图15:我国大输液消费量,单位:亿瓶/袋,来源:国信证券)

目前,我国大输液行业集中度较高,行业前三的市占率达到67%,分别为科伦药业(41%)、华润双鹤(14%)、石四药(12%)。

(图16:我国静脉输液市场格局,单位:%,来源:申万宏源)

从全球来看,更值得研究的输液公司是百特国际。

百特国际,1931年在美国成立,是全球医疗行业的医药公司之一。药物输注部、肾科和生物科技部是百特的主要业务部门,市占率达到80%。其历史投资回报率ROIC均值,在20%-30%左右。

2015-2017年营业收入分别为99.68亿美元、101.63亿美元、105.61亿美元(折合人民币647.28亿元、705.01亿元、690.0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9.68亿美元、49.65亿美元、7.17亿美元(折合人民币:62.86亿元、344.42亿元、46.85亿元);毛利率分别为41.59%、40.44%、42.25%;净利率分别为9.71%、48.85%、6.79%。(2016年净利润较高是由于当年确认了一笔投资收益)。

对比百特国际一分析,你会发现:尽管行业增速慢,但如果你干的是高附加值的领域,仍然能赚钱,能增长。

好,全球行业增速只有可怜的0.9%,同时,国内行业增速只有可怜的2%-5%之间。那么,身处这个行业,到底赚不赚钱?投资回报率如何,这个问题很重要。

— 07 —

投入资本回报分析

本案,究竟之前给股东带来了多少收益?我们来看它的ROE和ROIC。

(图17:ROE和ROIC,单位:%,来源:优塾团队)

石四药的ROE从上市至今,基本保持在15%左右,ROIC基本保持在10%-15%区间,整体看来还不错。但注意,期间曾发生过三次比较大的波动。

第一次拐点,是2008年,ROE从14.31%下降到7.74%。

通过分析,我们发现这次比较大幅度的下降,主要是由于当年恰逢经济危机,整体经济不景气,导致毛利下降,加上当年它在调整收入结构,减少抗生素业务的比重,转而增加静脉输液产品所致。

第二次拐点,是2011年,ROE从13.1%下降到-1.78%。

这主要是由于2011年,限抗令的出台,导致石四药的抗生素业务受到重创。其主导产品利君沙、派奇等产品价格下调幅度达到10%-52%。受此影响,销售额和利润双双下降。

(图18:营收、净利润增速,单位:%,来源:优塾团队)

如果我们再拿放大镜,来看一下微观增长数据,会发现:

由于2011年限抗令的影响,石四药从2011年中报开始,营收和净利润增速均开始出现下滑,营收增速从2010年年报的13%下降到2011年年报的9%;净利润增速从2010年年报的18%,下降到2011年年报的-115%。

之后,净利润增速从2012年中报开始恢复,进入上行通道,到2012年年报时,净利增速一下子暴涨了820%。

为什么暴涨820%,我们去翻看了报表,发现没有特别亮眼的经营数据的变化,从而,我们反过来思考,为什么从2011年到2012年,其业绩反转这么大,难道真的是受2011年的限抗令影响,业绩巨额亏损吗?

后来我们发现,即使把2011年的限抗令考虑在内,其业绩并不会亏损。其2011年发生巨亏的根本原因在于,它计提了一大笔商誉减值

2011年,石四药因预计其大输液业务未来的毛利率可能下降,因此计提了2.24亿港元(折合人民币1.97亿人民币)的商誉减值,导致2011年净利润为负。

可是,问题来了: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港股又没有ST、*ST的特殊制度,不需要前面洗大澡好让后面轻装上阵啊。

这个问题我们百思不得解,不过,如果你仔细翻翻当时的一些公告,也许能悟出一些逻辑——2011年5月,股东大会决定,拟向公众回购不超过10%的股份。

(图19:回购公告,来源:石四药公告)

一个是资产减值、股价低位,一个是回购,两者结合起来背后的逻辑,大家自己体会吧。

注意股价走势,从2010年10月开始,至2011年12月底,其股价持续下跌,跌了近70%。而自2012年初开始,其股价恢复上升通道,刨去2015年股灾,股价持续上涨,至今已经涨了969%。

(图20:石四药股价图,单位:港元,来源:choice)

看到这里,还没有结束,接着回到ROIC的分析上来,其ROE的第三次拐点,是在2015年。ROE从19.71%下降到14.29%。

这是因为,石四药在2014年时,将其抗生素业务剥离出去,当年产生了1.11亿港元(折合人民币0.88亿元)的终止经营业务收益。所以,2015年的ROE和ROIC会表现出下降的状态。

最后,到了2017年这个时间点,石四药的ROE从19.31%增长到21.61%,这里之前我们在前文已经分析过。这是因为,高毛利的产品比重提升,拉升整体毛利率,它的毛利率从51.56%增长到58.74%。

只看一家公司的投入资本回报情况,还不够过瘾。我们必须再看看科伦、百特,这两家行业第一的公司,看看他们的投资回报率情况。

(图21:ROE,单位:%,来源:优塾团队)

通过对比,从整体来看,百特国际的投入资本回报率,确实高于我国的两家龙头。

其中,有些细节需要放大来看:

1)细节一:百特国际的ROE走势,有两个重要节点,分别是2013年和2016年。

2013年,ROE下降,是受医疗改革、税负上升的影响,导致当年的净利润下降;

2016年,ROE上升,是由于2015年百特国际剥离了部分业务,而在2016年确认了处置该部分业务的收益,因此,2017年的ROE也随之减少。

但综合来看,其ROE/ROIC的回报率,大多位于20%-30%附近,收益还不错。于是,便有了这样的画风:

(图22:百特股价图,单位:美元,来源:choice)

2)细节二:科伦药业的ROE,自2010年开始,持续下降。

经优塾团队分析,这主要由于三大核心指标走弱有关。

第一个指标,销售净利率。

虽然科伦的毛利率从2010年的41.05%,上涨至2017年的51.31%,但是它的费用增长超过了毛利率增长的幅度,导致销售净利率从2010年的16.43%下降到2017年的7.09%。

第二个指标,资产周转率下降。

表现为存货周转率与应收账款周转率同步下滑,应收账款周转率从2010年的5.23下降到2017年的2.72,存货周转率从2010年的3.34下降到2017年的2.4。看样子,经营效率还需要提升。

(图23:科伦存货、应收账款周转率,单位:次,来源:优塾团队)

应收账款周转率下降,实际上也是一个风险信号,说明对下游的话语权在减弱。2015年至2017年,科伦的应收账款分别为37.86亿元、42.24亿元、63.22亿元,占营收的比重分别为48.77%、49.31%、55.29%。(风险提示:百分之五十的占比,是应收账款的一个分水岭,它已经过了

(图24:应收账款占收入的比重,单位:%,来源:优塾团队)

第三个指标,权益乘数上升。

科伦的权益乘数从2010年的1.25上升为2017年的2.34,这也是一个风险信号,说明它的负债率越来越高。资产负债率已经从19.78%攀升到57.19%。

并且,其非筹资性现金净流量与流动负债的比率始终为负数,也就是说,如果不靠融资的话,流动负债的负担压力会比较重。

研究到此处,本案为什么以行业老三为研究主体,而非直接研究行业老大,具体原因你看明白了吗?

— 08 —

研究逻辑

综上,本案的研究逻辑如下:

1)大输液行业,其行业增速比较慢,同时,国家限制门诊输液,大输液的消费需求主要集中在住院病人上。因此,其行业未来增长,跟住院人数有关。根据国家卫计委的数据,2008年,国内的住院人数为1.15亿人,增长至2016年的2.27亿人,年复合增长率为9%。

2)从竞争格局上看,该行业早已经经历了洗牌阶段,已经砍掉了近90%的市场参与者,目前就是寡头垄断的格局,前三大巨头占据了近70%的市场份额,其中,科伦药业(41%)、华润双鹤(14%)、石四药集团(12%)。

3)可是,国内的大输液结构存在结构性产能过剩、高端产能不足的问题。未来行业内公司的竞争重点,或者说业绩增长,要看两点:一是,现有非PVC或更高包材能够逐渐替代玻璃、塑料瓶等低端市场,抢占存量市场;二是,能否加码治疗、营养等高端输液产品(比如替代百特的肾透析、费森尤斯的血液透析市场),提高产品附加值。

4)这两点要求,体现在产品结构优化、技术提升上。然而,国内大输液行业能够形成寡头垄断,关键在于“产能”,这是现阶段,该领域的最关键的护城河。目前来看,研发费用没那么重要,但未来将是提升竞争力的关键财务指标所在。

5)因此,可以说,大输液行业尽管增长龟速、三大寡头占据市场,但却并不是终局。短期来看,本案的重要财务密码是“物业、厂房及设备”,而长期来看,则是“研发费用”,以及在研产品管线。

6)不仅如此,由于受两票制的影响,使得整个行业的销售环节费用激增,因此,销售费用的控制也需要重点留意。

7)本案,其未来业绩驱动力,一是产品升级,二是费用控制。而至于是否能够通过并购增长,以当前的竞争格局来看,三足鼎立,且科伦还入主其二股东之位,总的来说,它对外扩张的可能性比较小。

8)那么,谁是这个行业值得关注的标的?在A股来看,或许你会觉得是科伦药业,既然这个行业讲究规模效应,当然体量越大越好,但是,有些风险却不能忽视。科伦销售费用控制能力需要提升,与石四药相比,其营收是后者的4倍,而净利润体量却仅为后者的1.6倍。

9)其次,从投资回报率的角度来看,石四药要优于科伦药业。科伦近8年的投入资本回报率(ROIC)一直下滑,截至2017年只有3.9%,而石四药的投资回报率则在逐年上升。究其根本原因,除了期间费用高企,使得净利率增长乏力。同时,还伴有应收账款周转率、存货周转率下滑,债务杠杆不断上升。

11)综合来看,如果要研究科伦药业,必须要关注其投资回报率什么时候发生上行拐点,否则,就其当前的PE-TTM来看,其为30倍,显然处于高估区间。华润双鹤为18倍、石四药为28倍。同时,综合ROIC来看,科伦的ROIC为3%,ROE也只有6%,而华润双鹤的ROIC为11%,石四药的ROIC为14%。明显,科伦的安全边际有点低。对标国际巨头百特国际来看,其PE约为44倍,但ROIC保持在20%-30%左右(除2017年因处置掉资产的特殊情况外)。

12)最后,对石四药做个简单估值,这里因为大输液是重资产行业、折旧摊销相对较大(2015年-2017年非流动资产占总资产比重分别为67.39%、64.6%、57.47%),因此我们选用两种估值方法,一是以衡量息税折旧前利润为核心逻辑的EV/EBITDA估值法,二是以资产运营效率为核心逻辑的PB估值法

13)先看EV/EBITDA,科伦药业的历史EV/EBITDA大概在15-20倍,华润双鹤为12-16倍,百特国际为15-20倍。因此,我们综合考虑科伦药业、华润双鹤和百特国际的EV/EBITDA,取15倍-20倍。石四药的EBITDA为11亿元,则其企业价值大约为165亿元-220亿元,扣除净负债约为8.87亿元,因此石四药的市值大约为156亿元-211亿元。目前,石四药的市值为227亿港元(折合人民币200亿元)。也就是说,经过了近期不小幅度的下跌,但仍然落在了较高区间里。

(图24:EV/EBITDA,单位:倍,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14)此外,再看PB估值。科伦的PB估值在1.8倍到4倍之间,华润双鹤在1.8倍到3.5倍之间,再看一下百特国际的数据,大致在1.5倍到3倍之间,而石四药之前历史都在1.5倍到4倍之间(1.5倍是2015年数据,之前抗生素业务期PB低点0.5倍,不可比)。而目前的PB数据,是5.6倍。综合几家的估值区间来看,PB在2倍以下,安全边际较高,在4倍以上,则安全边际较低。

两种估值方法交叉印证来看,尽管前期跌了这么多,但目前估值仍然处于高位。从产业分析角度来看,基本面确实不错,只是未来的安全边际,怕是还需要漫长的等待。

(图25:科伦药业历史PB,单位:倍,来源:理杏仁)

本案估值高低,相信看完数据你会有自己的判断。我们只负责产业研究、基本面研究,不做任何建议,也不负责你的交易体系和盈亏。我们能做的,已经尽了全力。后续的所有思考,都需要你自己独立完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